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法律翻译对原文的检验作用

时间:2019-11-28 13:56:57  来源: 编辑:

  翻译就是准确通顺的把一种语言转换成另一种语言的行为,下面就土耳其语翻译说说法律翻译对原文的检验作用。

  从微观上说,学外语可以促进、提高学习者的本族语水平;从宏观上看,则外汉翻译可以促进汉语的发展。请注意以上阐述中的“可以”两字——因为它也可以不促进、提高,而可以促退、降低。 但本文只谈翻译对写作的促进作用,汉译英对汉语的促进作用——特别是词语翻译对汉语词语使用的检验作用。试先举一例:

  (1) 我把“John Doe v, Jane Roe”择成“甲男告乙女”;

  (2) 她却表示异议:“照时下法律用语的用法应该译作‘甲男诉乙女’才是”;

  (3) 笔者知道时下“诉”字的如上用法,但认为由宏观着眼,“诉”字的上述用法是失策的,于是就发问了:“plaintiff 译作什么,“defendant”又译作什么? 答曰 : 各为“原告"和“被告”。又问:按“甲男诉乙女”的规格,甲当然是“原诉”(而不是原告),乙当然是“被诉”(而不是“被告”)了。既然只同意用“原告”、“被告”,就只得同意“甲男告(而不是“诉”)乙女”了。这就是说,通过“Plantiff” 与“defendant”之译作“原/被告”和“John Doe V Jane Roe”之译作 “甲男诉乙女”,可检验出:甲汉语“男诉乙”之不当,或乙汉语“原告”、“被告”之不当---两者必居其一。

  再举—例: 按汉语传统,“contract ”的法律用语汉语原译作"契约”;后来由于要使法律用语尽量大众化起见,又把传统上是民间商人用的“合同”两字采纳为法律用语了。例如在立法上我们就只 有"经济合同法”而没有“经济契约法”。于是,作为法律用语的“contract,就也得跟着译作"合同”了。这从微观来看并无不可。但从宏观看来问题很多:

  (1)虽然作为法律用语,“契约”已让位于"合同”了,但是让位前译作“约[契约”之略也]因”的"consideration",却依然“约因”如故,而没有相应地改革为“合因”、“同因”或“合同因”!

  (2)" performance of contract”之现译,仍作“履约〔契约之谓也〕而未相应地改革为“履合”、”履合”或“履合同”!

  (3)“breach of contract”也译作“违约”如故,而不肯相应地改革为“违合”或“违同”之类。瞧,勇于把“契约" 改为"合同”者原来是非常保守的人!

  可见,经过一番翻译检验,“合同”与“契约”之混用在法律用语的宏观上的毛病已经查出来了。

  总之,笔者在这方面有个切身体会:我们的许多法律翻译工作者有双重社会责任——除了尽其翻译责任之外,还要实事求是地通过翻译手段来检验我国法律用语和法律条文行文之是非,从而 提髙我国各种层次(中央、省市、地县……)立法工作者用字造句的水平。


00905350477678 版权所有 蓝眼睛土耳其语翻译
客服电话

咨询电话

009005350477678

客服微信

374745715

截止

合作客户数

1314

客户满意率

99.9%